欢迎进入四川艺之源雕塑艺术有限公司企业网站!

在线留言

询盘信息 您有1条未读询盘信息!
新闻资讯
当前位置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时事聚焦

德特里克堡生物实验室是新冠病毒源头吗?

所属分类:时事聚焦    发布时间: 2021-01-20    作者:admin
  分享到:   
二维码分享

据外交部官网消息,1月18日,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主持例行记者会。有记者提问,日前,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在国务院网站发表声明和事实清单,称其掌握中国政府实验室活动新信息,攻击中国阻碍病毒溯源和进行“虚假宣传”,指责武汉病毒研究所人为制造及泄露病毒,武汉病毒研究所同军方秘密合作等,强调必须对新冠病毒起源进行全面且不受限制的调查。请问中方有何评论?

对此,华春莹回应称,如果美方真的尊重事实,就请开放德特里克堡基地,并就美海外200多个生物实验室等问题公开更多事实,请世卫组织..去美国开展溯源调查,回应国际社会关切,用实际行动给国际社会一个交代。希望美国个别政客,尊重科学,拿出起码的良知,停止搞“甩锅”和政治博弈把戏,为国际溯源合作和国际抗疫合作提供一个良好的环境。这才是现在应该做的事情。

德特里克堡生物基地,究竟有何“猫腻”?

疫情以来,德特里克堡生物基地(Fort Detrick)这个冷门词汇频频被提及。

该生物基地之所以频被关注,系因为美国媒体曝出在中国发生疫情前的几个月,德特里克堡生物基地附近暴发了一种不明原因的呼吸系统致命性疾病。更重要的是,2019年7月,不明传染性疾病出现前,德特里克堡生物基地神秘关闭,而美国政府至今不愿解释清楚突然关闭的原因。

美国国内质疑声音不断,要求查清德特里克堡生物基地关闭与“大流感”和新冠肺炎之间关系的呼声也越来越高。

2020年3月10日,名为“B.Z.”的网民在白宫请愿网站发起一条请愿贴,请愿者列出了德特里克堡生物基地与新冠病毒暴发有关的时间线,希望美国政府给出合理解释:

德特里克堡生物实验室是新冠病毒源头吗?

2019年7月,位于德特里克堡的美国陆军传染病医学研究所被关闭;

2019年8月,一场大规模“流感”暴发,导致1万多人死亡;

2019年10月,美国在中情局副局长的参与下组织了“事件201”-全球流行病演习;

2019年11月,中国发现不明原因肺炎;

2020年2月,世界暴发流行病;

2020年3月,有关德特里克堡关闭的大量英语新闻报道被删除......

让事情更加扑朔迷离的是,时间线上提到的代号为“201”的全球流行病演习。这场美国全球流行病演习于2019年10月举办,因为演习的脚本与疫情发展的相似度颇高,引发了国际社会的持续关注。

据“事件201”官网介绍,当时演习的场景是:模拟了一种新型人畜共患病冠状病毒(CAPS)的暴发。该病毒比SARS更容易传播,可能由症状较轻的个体传播。这种病毒起初由蝙蝠传播给猪,再传播给人,变异为可在人与人之间传播,从而导致一场传染严重的流行病。

是否是德特里克堡生物基地的病毒泄露?全球流行病演习为何跟现实如此类似?随着美国疫情暴发,社交媒体上,对美国政府的问号越来越多。

闭口不谈德特里克堡生物基地

还倒打一耙

2020年5月3日,在接受美国广播公司(ABC)采访时,蓬佩奥不顾世界上大多数..科学家和疾控..的反对,坚持“新冠病毒来自于中国武汉实验室事故”等荒谬言论,甚至毫无根据地谎称:“到目前为止.好的..似乎都认为它是人造的。”

然而,想“甩锅”中国武汉实验室的蓬佩奥却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事实上,包括美国媒体、民众在内的国际舆论普遍认为,.应接受国际调查的,恰恰是不愿告知公众真相的德特里克堡生物基地。

生活在德特里克堡附近的美国网友说,自己可能2019年11月就患有可怕的不明呼吸道疾病。

作为美国中央情报局(CIA)前局长,蓬佩奥对德特里克堡生物基地应该不陌生。

美国“政治”新闻网站的一篇报道,标题加粗,大写着这样一段话:德特里克堡秘史——中央情报局意识操控实验基地。

美国媒体直言,如今这是一个前沿的实验室。但是在上世纪50、60年代,这是美国政府进行.黑暗实验的中心。

美国媒体为何敢公开说德特里克堡生物基地是“美国政府.黑暗的实验中心”?不如来看看美国媒体梳理的这条时间线:

1942年,日本军队在中国发动细菌战的报道引起了美军的警惕,因此,美国陆军决定启动一项秘密计划,研发生物武器。

陆军雇用威斯康星大学生物化学家艾拉·鲍德温运行该项目,要求他为新的生物研究基地寻找一个场所。鲍德温选择了科多克顿山下被废弃的国民警卫队基地,被称为“德特里克场地”。

1943年3月9日,陆军宣布将其改名为“德特里克营地”,将其指定为陆军生物战争实验室的总部。

德特里克堡生物实验室是新冠病毒源头吗?

1949年春天,陆军在德特里克营地建立了一支小型的、超级机密的化学家小组,称为特别行动部队,任务是寻找可供军事作战使用的有毒细菌。

艾伦·杜勒斯曾担任中情局秘密行动局局长,他认为这个意识操控计划具有极其重要的意义,它关乎美国生存或毁灭的命运。不久后,杜勒斯被提拔为该计划的领导。

据悉,这就是后来中情局臭名昭著的“大脑控制”(MK-ULTRA)计划的雏形。《007》系列电影中,英国间谍詹姆斯·邦德有一个“Q博士”,专门为他设计各种小巧致命的间谍工具;尽管这是虚构的电影故事,但是在冷战时期的美国中情局,却的确有一个货真价实的“Q博士”∶西德尼·戈特利布博士。

1951年,杜勒斯聘请了一位化学家,设计并监督意识操控关键信息的系统性搜索。

艾伦·杜勒斯选定了中情局里的“Q博士”——西德尼·戈特利布。而德特里克堡正是这位“Q博士”进行实验不可分割的基地。戈特利布孜孜不倦地寻找一种方法来“炸毁”人的意识,包括电击和剥夺感官。

他测试了数量惊人的药物组合,并且经常辅助其他酷刑一起使用,包括电击、剥夺感官等。在美国,他的受害者一般是监狱或医院中不知情的人,他们来自亚特兰大的联邦监狱以及肯塔基州莱克星顿的毒瘾研究中心等地方。

1954年,肯塔基州的一名监狱医生隔离了7名黑人囚犯,并且连续77天喂他们食用“双倍、三倍以及四倍”剂量的致幻药。

他们可能至死都不知道自己是中情局高度机密计划的一部分。这一计划旨在研发意识操控的方法,项目基地就在这个鲜为人知却拥有一段黑色历史的美国陆军基地——德特里克堡。

报道称,患者症状包括“发烧、咳嗽、浑身疼痛、气喘、声音沙哑和全身无力”等,也有患者出现肺炎症状。病亡的两名老年患者由于出现肺炎症状住院治疗,本身的健康状况比较复杂。

美疾控中心主任承认:一些“流感”死者可能是患新冠肺炎

当地时间2020年3月11日上午9:30,美国疾控中心主任罗伯特·雷德菲尔德(Robert Redfield)承认:一些“流感”死者可能是患新冠肺炎。

在听证会上众议员哈利·鲁达(Harley Rouda)问疾控中心主任罗伯特·雷德菲尔德,是否有可能有些流感患者被误诊,实为冠状病毒携带者。

众议员哈利·鲁达紧接着问道:“所以在美国有一些人表面上看死于流感,而实际上可能是冠状病毒?”

雷德菲尔德坦言:迄今在美国,一些病例的诊断情况确实如此。

据美国媒体报道,美国新泽西州贝尔维尔市市长迈克尔·梅勒姆表示,自己在2019年11月就已感染新冠病毒。梅勒姆拿到的.新检测结果也显示,他已有新冠病毒抗体。而美国此前报道的本土首例新冠肺炎确诊病例时间是在2020年1月下旬。

梅勒姆认为,此前许多重症流感很可能就是新冠肺炎,他身边也有很多人曾在2019年11、12月生病且症状严重。

迈克尔·梅勒姆不是个例,多名网友也纷纷表示,在中国疫情之前,感觉新冠病毒已经在美国传播。

时至今日,新冠病毒的来源依旧无法确认。但全世界..和科学家都认可的观点是,.早报告病例的地方不一定就是病毒的来源。

2019年4月15日,美国国务卿迈克·蓬佩奥一脸自信地说:“我曾担任美国中情局的局长。我们撒谎、我们欺骗、我们偷窃。我们还有一门课程专门来教这些。这才是美国不断探索进取的荣耀。”看来蓬佩奥还是在用中情局那套来应对新冠病毒的疫情与舆情。

德特里克堡生物基地究竟还有哪些不敢公开的秘密,德特里克堡生物基地关闭与“电子烟疾病”、大流感和新冠肺炎之间的时间线为何会吻合,美国政客敢不敢以开放的态度给美国民众一个解释?(来源:共青团中央)

——转载自中国青年网